社科网首页|论坛|人文社区|客户端|官方微博|报刊投稿|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

Human Resources Exchange and Training Network of China's Social Sciences

Centre for Personnel Training and Exchange,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

21世纪人力资源开发的几个问题

 赵履宽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   种种重要迹象表明,在21世纪,人与物的关系,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:人力资本将大大超过物力资本;无形资产将支配有形资产;报酬递减法则将被报酬递增法则所取代;物对人的统治将被人对物的统治所取代;总之,人力资源开发,将成为富民强国的首要条件。为了弄清人力资源开发的关键性地位,本文提供几点“随想”,就教于读者。

     (一)21世纪的主流趋势——人的价值的全面提升

    在人类跨入21世纪门槛的历史性时刻,人们对21世纪的主流趋势,交织地存在着种种疑虑和希望。关于21世纪的主流趋势,国内外有识之士作了不少论述,看来,高科技和全球化两条,是许多人在这个问题上所取得的共识。但我认为,这两条不能从根本上揭示21世纪的主流趋势,只有从“人本身”才能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。要知道,人既是高科技的载体,又是全球化的载体。那么,什么是21世纪的主流趋势呢?人的价值的全面提升,才是21世纪的主流趋势。人的价值的全面提升,既取决于人的智能水平和道德水平的提高,更取决于社会(经济、政治、文化)制度环境的优化。

     人的价值的大小,主要表现为人享有的各种权利(经济权利及其他社会权利)的大小。人的价值的大小,是判断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准。社会文明程度越高,人的价值就越大;社会文明程度越低,人的价值就越小。

    人的价值的全面提升,是人类对未来持乐观态度的主要根据。人类与动物的根本区别,就在于人类能够从实践中总结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。20世纪人类在科技领域取得的进步和引发的风险,是巨大的,在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生态、环保等领域应吸取的经验教训,更是不容忽视的。但历史告诉我们 : 从长远的视角来看,真理强于谬误,正义强于邪恶,后人强于前人,未来优于现在。对此,我们应当充满希望和信心。因为人类追求幸福的欲望,是不可抑制、不可抗拒的。

    (二) 21世纪的主导性经济——知识经济

    纵观世界文明发展史,农业文明、工业文明、知识文明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三个阶段。在许多国家,这三种文明往往是并存的。当然,三者的比重,各国之间差别很大。就我国而言,现在经历着两个转变,即从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的转变以及从工业文明向知识文明的转变。我们可以把这两个转变视为两个层次的现代化,这样,可以使我们对现代化的复杂性和艰巨性有更深刻的认识。

     对应着上述三种文明,人们的主要欲望倾向也有所不同。在农业文明的条件下,人们倾向于追求特权,而权力斗争通常表现为你死我活之争。在工业文明的条件下,人们倾向于追求物质财富,即在商品交换中按零和游戏的规则,实现你输我赢的“等价交换”。在知识文明的条件下,人们倾向于追求知识,而知识具有无限扩展、可广泛共享两大特性,因而报酬递减法则被报酬递增法则所取代,进而实现“双赢”、 “多赢”的“你有我有”。从“你死我活”到“你输我赢”,再到“你有我有”,这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划时代的进步历程。知识文明的到来,标志着人类开始进入较高层次的公平竞争的新时代。

    知识文明的基础是知识经济。知识经济就是“以知识为基础的新经济”(海外流行的定义),即以知识的获取、加工、积累、传播、应用为基础的新经济。知识经济和新经济具有相同的内涵和外延,二者可以等同使用。

    世界经济发展史表明,各生产要素对经济发展的重要程度,大体依循着以下顺序:体力、土地、自然资源、资金、科技、知识,农业文明主要对应着人力和土地,工业文明主要对应着自然资源和资金,知识文明主要对应着科技和知识。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说:“新经济的燃料是科技与知识。”

     对“新经济”作了重要论证的经济学家保罗·罗默(Paul M.Romer)指出:在新经济的条件下,只有知识及知识的来源——新观念,最具有成长的潜力。看来,掌握最新的、观念层次的知识,对于个人、企业和其他任何组织,都是至关重要的。

    知识经济有着巨大的能量和超常的发展速度,因此,从全球范围来看,它已成为 21世纪的主导性经济。认清这一点,对于我国的人力资源开发、从而对我们的富民强国大业,有着重大的意义。

    (三) 21世纪的成功之道——创新

    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熊比特在半个世纪前指出,企业家的创新,对企业经济的增长起着决定性的作用。熊比特所说的创新,涉及企业生产和经营的各个方面,任何对生产要素进行的新的更有效的整合,都是创新活动。企业家担任着企业活动的“导演 ”角色,因而受到熊比特的特殊关注,但应当看到,近几十年来,创新活动越来越扩展到企业的其他员工。不仅如此,由于经济与政治、法律、道德之间存在着紧密的内在联系,因此,创新不仅涉及经济领域,而且涉及政治、法律、文化等领域。

     从可操作的实用的角度,我们可以把创新分为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两大类。科技创新借助于专利制度而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“量化”,因而受到广泛的认同和重视。但是,正如科学泰斗爱因斯坦所说的,有些重要的东西无法计算,有些能计算的东西又不重要。的确,制度创新对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所起的积极作用,是巨大的。科技创新给人们带来“方便”,制度创新给人们带来合理的人际关系和社会秩序。这两类创新之间存在着相辅相成、相互促进的关系:制度创新可以为科技创新提供自由的宽松的社会环境,科技创新可以为某些制度创新提供技术上的可操作性。当然,对于正在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轨的国家来说,在转轨完成之前,制度创新显得更为紧迫。

     在21世纪知识经济的条件下,创新的速度,是一个关系到事业成败的尖锐问题。英特尔公司创始人高登·摩尔认为,微处理器的执行能力每18——24个月可增加两倍,而费用可保持不变。就是说,人们可以按相同的价格获得两倍的功能。这就是著名的“摩尔定律”。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·盖茨据此宣称:“微软离失败永远只差两年。”可见,在新经济的条件下,高速创新导致成功,否则,就可以导致失败。

     现代世界史表明:科技创新正以几何级数的高速度跃进,而经济层面的体制的变革却相对滞后;这种脱节,必然引起某种混乱。因此,经济领域的改革,是各个国家和地区都面临的任务,它不仅是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轨国家的当务之急,也是其他国家的长期任务。

     创新和激励之间存在着紧密的联系,即激励导致创新。大量心理测验表明:是否受到激励以及受到多大程度的激励,这对于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的发挥,有着巨大的影响。这一现象,乃人性(人的需要)所使然,它深深地扎根于人性之中。据此,企业和其他组织在设计“激励——创新”方案时,可以运用各种“需要理论”,诸如五层次需要理论、双因素需要理论等。不同类型的人与不同种类的激励之间存在着丰富多彩的对应关系,把握好这种对应关系,对于充分发挥各类人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,有着重大的意义。例如,成功企业家的创新活动主要受以下三种心理因素的影响:第一,实现个人的梦想(爱好、兴趣);第二,证明自己比别人做得更好;第三,在创新活动中获得乐趣。